澳门美高梅娱乐官网

酒店遇上老宅 一场木质“香艳”的重生故事 | 寻礼

澳门美高梅娱乐官网 · 周楣楣 · 2019-09-12 10:22:45

武义璟园蝶来望镜:不是逆转时光,而是破茧新生,“重生”是一种称得上是神迹的奢望。

640.webp (23).jpg

  在夏末秋初的细雨霏霏中,关于时间、生命的细碎话语开始频频出现在眼前。任何东西都有保质期,人生、欲望,还有太阳,万物从存在之时,便有了过期之日,奔赴死亡,终至瓦解。不是逆转时光,而是破茧新生,“重生”是一种称得上是神迹的奢望

  似是为了证明奢望并不是没有希望,在浙江的小城武义,一座座木石老宅被集于一处,在似浓且淡的木质香里,整个村落被雨水浸润,时间被翻过了一个篇章。

640.webp (24).jpg

  江浙皖的村庄里,散落着无数百年老宅,出于对乡土与宗族的维系,衣锦还乡修葺祖屋,是光耀当下的门楣,也是对后代的庇荫。没有钢筋水泥的年代,石为基础,木为脊梁,木材的多少与好坏,决定了宅子能屹立于这片土地多久,能延续多久的风光。

  我将此行的目的地璟园,看作一个“巨树之地”。近百座老宅,便是几百棵巨树,一棵树的外形不可能有振聋发聩的作用,而这些老宅却能做到这一点。在面对这个“巨树之地”时,最语无伦次的人也会言从字顺——他们所能说的不多,再多的惊叹,也只是颤巍巍地化作一两个惊叹词

640.webp.jpg

▲ 璟园景区大门

  就像在丛林中小心翼翼前进,踩断枯树枝的声响都会惊到鸟兽。这一片土地,安静到能听到老宅与雨声的对话,语言在此时此刻变得无用,只消一个眼神、一次触摸,便完成了沟通,非常简单、非常亲密、非常准确

640.webp (1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望境酒店/在一个雨天拜访璟园,自然、树木、建筑达到了空前的和谐

  曾经在苏州的木渎古镇,也住过一次老宅酒店,那个酒店的气质,被我们形容为“带着一丝叛逆的深闺小姐”。作为璟园中唯一的酒店,蝶来望境却像一个“灵”,传说年岁长久的事物,都会孕育出“灵”,就像树灵、山灵,是这片土地上,与人最亲密的所在,被小城的山水滋养着,从漫长的时光里惺忪醒来。

640.webp (2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望境酒店回廊/穿过回廊,便能到达客房区,彩色的灯笼,给古建筑增添了一分色彩

  吱吱呀呀的木楼梯声响、收留房客的落雨屋檐、石头台阶上湿滑的绿意……“灵”不时从建筑的老木头中钻出来,在房客耳边无声地窃窃私语,甚至入到梦中,讲述着一场带着木质香气的重生故事。

640.webp (3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望境酒店客房区域

640.webp (25).jpg

  和香水易于挥发的香气不同,原木的香气,是历久弥新的,从每一丝纹理中,随着时间的推移,徐徐释放,哪怕是被废弃的老宅,只消拂去蒙尘,木质香很快便能毫不怨怼地弥漫开来,就如同树木不屈的魂灵,哪怕是付之一炬,也要在火中散尽余香。

微信截图_20190912095315.png

▲ 拍摄于璟园景区古民居/老房子的木质香,便从这些木头缝隙中逃逸出来,哪怕是一截木墩子,也能散发香气

  帕·聚斯金德在小说《香水》里写,人们可以在伟大、恐怖和美丽之前闭起眼睛,对于优美旋律或迷惑人的语句可以充耳不闻,但是他们不能摆脱气味。气味随着呼吸进入体内,径直到达心脏,在那里把爱慕和鄙视、厌恶和兴致、爱和恨区别开来。蝶来望境的木质香,是有重量的,或许是百来年的时光太过漫长,释放的香浓郁到空气都托不动,只能沉沉地压在人们的心头,挤出人们对旧日时光的记忆与幻梦

640.webp (4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酒店大堂及中庭/木质香,来源于随处可见的“木”

  我所居住的“南华堂”,是一座两进的小院落,穿过庭院,便是两层小楼。从门缝、窗棂、木阶梯中透出来的木质香,总会让我想起孩提时代在老家居住的时光。

640.webp (5).jpg

640.webp (6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酒店“南华堂”/院落与小四合院

  那时候的岁月,愉快而漫长,踏上木头叠起的阶梯,日子便发出咚咚咚的声响,我喜欢一边敲击着厚重木板拼接的墙壁一边往上走,偶尔半道停下,透过木板之间的缝隙窥探,阳光从瓦缝中落下,灰尘在飞舞,因用力而牢牢贴住木板的鼻息之中,木质香从因抚摸而开始包浆的木纹里透出,久久萦绕。

微信截图_20190912095341.pn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酒店“南华堂”/木质楼梯

  南华堂里,每一次的上下楼梯,踏出声响,也踏出木质香,都像是在对过去的一次追溯。

  当住过很多酒店之后,会渐渐忽略外在的喧嚣,而沉下心去触摸酒店的灵魂。设计上的“香艳”,带着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燥,更像一阵吹过便忘的风,而灵魂上的“香艳”,则显得瑰丽却不媚俗,沉郁但勾人。老宅的木质香,便是出自灵魂的“香艳”。

640.webp (7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酒店中庭

  庭前水,落雨檐,倾斜的屋檐将雨水聚集在一方天井中,是古人的对于“聚财”的可爱迷信,但也不得不承认其中的风雅。躲雨的屋檐下,老宅的味道也变得湿漉漉,缥缈而悠远。雨中裹挟着的草木香,中和了木质香气的厚重,绿意附着上木石,远处新树在悄悄抽芽,新生与重生,在一场雨中短暂相遇

微信截图_20190912095359.pn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酒店

  而到了客房中,因为空间的压缩,木质香变得更加无处遁形——透过草木花纹的木窗看到的远山,是木质香;放松身心的温泉水,是木质香;洗一个澡,是木质香——他们的沐浴用品,有着教堂里木质的香味,竟也与古民居丝丝入扣。

微信截图_20190912095410.pn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酒店/无论是从房内看到的远山,还是倒映在窗上的远山,都有木质香

640.webp (8).jpg

▲ 酒店供图/璟园蝶来望境酒店最大的特点,便是一房一温泉,古宅中的私汤,也融入了丝丝木香

  夜幕笼罩四野,没有车马喧,没有灯火光,整个璟园与酒店的老宅,仿佛都回到了故乡,带着往日荣光,在夜色中熠熠生辉,此时还是彼刻变得无关紧要,重要的是,抓紧时间,做一个带着木质香气的梦。

640.webp (9).jpg

640.webp (10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酒店/不同客房的不同床型,做的梦,却并无二致

640.webp (26).jpg

  璟园的落成,是一种浪漫而艰难的收集癖

  园里的每一座古民居,都不是从这片土地上长出来的,它们来自江浙皖的各处,义乌、兰溪、皖南、福州……从四方而来,奔赴一场跋涉千里的重生。

640.webp (11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古民居博物馆

  与木石相比,房屋主人的寿岁只能与之相伴几十年,沧海桑田,后代放弃与故宅的相守,背上行囊,宅子被遗忘,年年岁岁编织起灰尘的网,任由杂草野蛮生长吞噬。

  再次出现在璟园里的古民居,都是“死过一回的”。就如同曾经砍下树木,搭建房屋,这些宅子也在原址上被小心拆解编号,从建筑变回木头,再运输到璟园,重新搭建,向死而生。

640.webp (14).jpg

640.webp (13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古民居博物馆

  新的草木水榭、新的邻居建筑,这些老宅被从荒废中被拯救出来,石雕木雕上的图案文字被细细扫去尘埃,建造者曾在小小的宅子中,寄托的情怀与希冀,终于有了叹息的出口。

640.webp (15).jpg

640.webp (16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古民居博物馆

  像被移出故土的树,在小城扎根,重生的古民居有了新的使命,作为“古民居博物馆”的组成部分,可以怀抱着来此访古的人们入睡,也可以做一个安静的叙述者。

640.webp (17).jpg

微信截图_20190912095608.png

▲ 拍摄于璟园古民居博物馆

  在温泉旺季还未来临的武义,游人寥寥无几的璟园显得有些萧索,白墙黛瓦高低错落,在远山的映衬下,在雨帘之中色彩更淡,薄薄一层,像伸出手就能捅破的水墨画。

640.webp (18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望境酒店

  推开院门,就是野鸭在池塘喧闹,雨水落在荷叶上,聚成巨大的圆,摇摇欲坠。踏上坚实的凹凸的石板路,在天井里抬头望四方的天,触碰到木质的暖,重生的老宅,更深刻、更洗练,也更心存感激。老宅依旧孤独,但不再为寂寞所苦

640.webp (19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古民居博物馆

  古树抽发新枝、冠盖如茵,古宅重建,重拾被时光掩盖的岁月,树宅相守、天地人和。

640.webp (27).jpg

  留住时间是一种天真的逆势而行,而把留住的时间,归还给时间,才能带来一缕生机。“巨树之地”的木头柱子间,不再生长的年轮为属于老宅的旧故事画上了句号,重新搭建起的木头脊梁,再背负起属于这个小城的新故事。

  在蝶来望境酒店的“木”上,时间既被珍藏,也被归还。旧时宅居,主人会在厅堂树上大大小小的百根柱子,被称为“百柱大厦”,取百事通达之意,而在酒店的大堂,“百柱”撑起了酒店的穹顶,在各自的岁月里,沉默坚毅。

640.webp (20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望境酒店大堂

  木门、木窗,在酒店乃至整个璟园中,都已司空见惯,它们是最早被归还给时间的,四季还是那个四季,门后窗外的风景,早已变了天地。

640.webp (22).jpg

▲ 拍摄于璟园蝶来望境酒店南华堂(上)餐厅(下)

  建筑中的木雕,是最经得住时间的。我们很难再去探寻,那些出现在屋檐下、木门上、廊庭边的木头雕刻,是本就在那,还是为了造就新的建筑而移花接木。曾经饱含着祈福意味的图案——蝙蝠、祥云、仙人、瑞兽……如今承接着访古者探究的目光,和无意间发现的惊叹。

微信截图_20190912095937.png

▲ 拍摄于璟园古民居博物馆

  过去的时间被留下,也被归还,“木”成为了时间的见证者与延续者,沾染上了小城的氤氲温泉,变得既新又旧。在寂静的璟园中,时间仿佛停滞,直到被一群来此郊游的小孩子的声响打破,才快速地流动了起来。重生的“巨树之地”,木质香气的故事,还将长长久久地延续。

评论

友情链接:顶级娱乐城